老狐狸的传说——第一部分

发布日期:2017-11-16

 “今晚故事的主题是刺激的冒险和致命的危机!故事里有英雄与恶棍,诡异的陷阱与可怕的怪兽,当然,还有超乎想象的奇珍异宝!”

吟游诗人的声音穿透了酒馆里沉闷的空气。玩牌的人们放下了卡牌,吃饭的人们放下了叉子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这位站在火炉边的男子。一瞬间的沉寂让酒馆里惯常的笑闹声停了下来,热心的酒保也止住了脚步。不一会儿,酒馆里就只有噼噼啪啪的火焰燃烧声,以及吟游诗人弹奏出的轻柔而迷人旋律。

“一队经验丰富的探险者进入了这个深不可测的地下世界,想要寻找传说中的战斧——灾厄斩杀者!他们在狗头人孜孜不倦地挖出的矿洞和隧道里艰苦地探寻,一步又一步走向深处。他们经历了种种艰难,闯过了许多死亡陷阱,打败了一群群凶残的怪兽——但最后呢?他们还是失败了!于是,他们雇佣了另一个人来寻找战斧。”

听他讲话的人群中忽然冒出了几声怪笑,但是吟游诗人高声说道:“这个故事讲的就是他们雇佣的那个人!他比鱼人还滑溜,比狐狸还狡猾!他是窃贼,游荡者,寻宝的浪人,还是个大英雄!……至少某种意义上是的。你们也许听说过,他就是‘老狐狸’马林!没听说过?好吧,等故事讲完,你们就明白为什么要叫他‘老狐狸’了!”

提到马林的名字,酒馆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。如果一个故事里有马林,那肯定就值得一听。

“让我们做好准备,随这位英雄一起探索这深不可测的地下世界吧……”

马林进入了一间很大的密室,钟乳石在里面四处垂落。他前面的路被一道深深的悬崖隔为两半。能听到从悬崖底部传来的地下暗河的滚滚咆哮。周围长着一簇簇的蓝水晶,在一片黑暗中散发出淡淡的幽光。洞壁上有一个用木板封住的小洞,岩浆缓缓从里面渗出来,闪耀着红色的光芒。除了河水散发的甜蜜气息,洞穴里还弥漫着一股臭臭的硫磺味。马林很好奇这木板是怎样堵住岩浆又没有被烧成灰烬的,同时也在思索着自己下一步的行动方案。

幸运的是,河流冲刷而形成的悬崖上有一座桥。而不幸的是,这座桥是用破损的绳子和风化严重的木板做成的,极不牢靠地系在悬崖两边。当然了,这座桥没有扶手。

看起来这并不是很有希望的路途,但是马林所知道的其他每一条道路都布满了有毒气体,而原路返回又太耗时间。洞壁上的木板看起来撑不了太久了。一旦岩浆冒出来,这条路应该很快也不能通行了。地下世界总是这样,每次回到这里都会发现一些变化。而马林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。

地下埋藏的奇珍异宝已经足以刺激人们不断“探索地下世界”了,但马林的理由有点特殊。一位老朋友请马林帮忙取回传说中的战斧——灾厄斩杀者。他回忆起几天前欧克哈特大师说的话:“公会需要那把战斧,但是我们就是死活找不到它。你没听错,我们花费了数周时间在洞穴里搜寻它,最后却什么都没找到,只见到了一堆又一堆的狗头人。马林,大家都说你是最厉害的。我现在确实需要你的帮助。所以,你这个‘老狐狸’有什么想法?”

马林答道:“‘老狐狸’要问你给多少酬金。”结果,他们一毛钱都没给。但是欧克哈特曾经听到过一个传言——藏有灾厄斩杀者的地方还有着马林一直苦苦寻觅的其他宝物。一个据称装有神奇宝物的巨大宝箱……马林应下了这份差事。而现在,他正站在一座破破烂烂又摇来晃去的吊桥前。

只能前进,不能后退。马林轻手轻脚地在桥上挪动着,小心地把重量分配到木板上。随着他的动作,吊桥上的绳索发出吱吱嘎嘎的呻吟声,木板像喝醉了一样在他脚下摇晃。他从稀疏木板间的缝隙中可以看到脚下的悬崖,崖底吹上来的风掀起了他的衣服,好像在打哈欠一样。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心惊胆战,试着不去想象吊桥突然断裂时自己心中的感觉。

马林小心翼翼地一路走到了桥的中间,这时从对面洞穴入口处蹦出来一队狗头人。有埋伏!尽管狗头人们就光明正大地站在他的面前,让这次伏击看起来没什么效果,但是他们人多势众,而马林则是孤身一人,更不用说还站在一座随时都有可能断掉的破烂吊桥的正中。虽然他有信心能够对付几个狗头人,但他现在的处境很不理想。

站在队伍最中间的是一个体型稍大(只是稍大!)的狗头人。其他狗头人的头上都顶着一支蜡烛,只有它的头上戴着一顶灯笼作为王冠。这位个头不大的君王比其他狗头人胖了一圈——作为国王他无疑还能享受厨师的特殊待遇。 

戴着王冠的狗头人对一名随从说了些什么,然后捅了捅那名随从的后背。瘦小的随从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了两步,战战兢兢地走上了不停摇晃的桥,紧张地搓着冒汗的爪子。额外的重量让破烂不堪的绳子响起了可怕的吱嘎声。马林咬紧牙关。

随从挺起胸膛说道:“你……你!你这个冒险者……”看着眼前这个全副武装、体格又比自己大很多的英雄,狗头人忘记了接下来要说什么。 

茫然若失中,他回忆起了狗头人的传统,尖声喊着:“你不能拿走我们的蜡烛!”然后就仓皇跑回了它的族人中。

大个子狗头人恼怒地用爪子擦了下脸。他大声喊了起来,声音在洞穴中引发了诡异的回声:“我是托瓦格尔国王!这是属于我的隧道!你要马上放下宝物!”

马林扬了扬眉毛:“尊敬的陛下,您的计划有一点问题。您也看到了,我身上没有任何宝物。不如让我过去,然后为您取来宝物。等我回到这里见您,您再处置我如何?”

许多狗头人觉得此计甚妙,都开心的点了点头,它们头上蜡烛的光也随着动作扑闪了几下。但他们的王可不会被轻易说服。托瓦格尔国王的目光中闪烁着恶狠狠的光芒:“如果你不交给我宝物,我的下属们就会抢过来!”它举起拳头尖声说道:“魔像召唤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听众们都倒吸了一口气。酒馆的客人们不想漏听任何一句,所以都向吟游诗人探身过去,屁股下的椅子吱吱作响。随着诗人的乐曲声,听众们仿佛都被带进了故事的世界里,正亲身体验那里的情节。诗人停下了演奏,过了好久,有人没忍住问了一句:“然后呢?!接下来发生了什么?”

吟游诗人朝他笑了一下。“哥们儿,讲这么久的故事,我也口渴了。我要去休息一下,今天的故事就先讲到这里吧。”他拖过来一口大坩锅,酒馆地板发出了尖锐的声音。在大锅黑色的锅壁上,有一行白色的、潦草的字迹——“祝福给小费的人”。 

第二章待续!